Skip to main content

搬家记1

没写完的一篇,但是还是发出来了。已经成为了旧文,是今年第一次搬家。谁想我们在四个月以后又有了第二次搬家。

1. 打包

熊熊从搬家日期的半个月前就开始一点点打包。他耐心细致,一点点把庞大到让人焦虑的搬家工程分割,每天打包一部分。我们买了heavy duty纸箱真空袋,合并去欧洲之前打包好未拆箱的一部分纸箱。他用Excel Sheet详细记录每个箱子里面的内容物,用字母和数字编号,然后再写上箱子的类型。把车库空出来,铺上干净压平的纸箱,一点点把这一年多的记忆和生活打包封装。

我在正式搬家的前几天才正式进入我们的搬家打包项目,看着那么多的东西,觉得实在是有点焦虑。

熊熊抱住我说,没关系,慢慢来,我们每天都打包一些东西。最困难的事情我们一起努力,就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了。我泪目。

但其实我的贡献只占很小一部分——主要是把自己的鞋和衣服塞进真空袋里。熊熊以超群的定力、条理、耐心,一点点把东西包好,把箱子编号,用胶条和zip tie封箱。在任何时候,他都是这样可依赖可信任特别靠谱。

我觉得他说的那句话可以算得上他说过的最浪漫的话之一了。

熊联系了一家评分很高的搬家公司, 报价算是评分高的几个商家里面最优惠的。虽然这家公司口碑很好,但是看了几条打一星的评论,还是有点担心——东西是否会被偷,来搬走和搬来的车是否会迟到,家具是否会有划痕之类。于是又给那家公司打电话问了几个问题。

熊说,我花了很多时间来做功课,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要相信这家公司的服务,他们应该不会迟到也不会丢东西的。

结果真的一切都很顺利。我从熊和他爸爸那里学到了——永远不要为还没发生的事情焦虑。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解决。熊的一个同事,也是我们的朋友J工程师说过,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解决,有的需要时间,有的需要金钱,有的两者都需要。

2. 搬出来

搬家公司来得很准时,提前一小时打电话告知到达时间。来的是两个年轻的拉美人,有一个一直戴着airPod戴苹果手表穿yeezy鞋,另一个梳了特别时尚的发型,后脑勺V字型后际线下面还有一个平行的小V字,绝对是特别厉害的发型师做出来的发型。时尚发型的小哥还长得很帅,留着精心修剪的络腮胡,略有点精致版切格瓦拉味道,穿红色带火苗的网球鞋,卡其缩口裤和写着rklss的黑帽衫。

苹果小哥一直在从车库往卡车里运箱子,时尚小哥在屋里打包家具。我在屋里“值班”,熊在车库,所以我跟时尚小哥聊了几句。他来自危地马拉,英文讲得特别地道美式口音,可能是从小在美国长大的。他问我有没有听过危地马拉这个国家,“是特别美的地方啊”。他说推荐的危地马拉美食是tamales(他推荐之后我们搬过来去trader joe's就买了速食tamales),是玉米叶子包着的卷,玉米叶子给包着的肉增添一点特别的风味——我立刻想起以前在广东吃过的糯米鸡和粽子,叶子包食物。

两个小哥都认真干活,如果跟他们讲话就礼貌回答。我给他们一人一大杯水,苹果小哥一下子都喝完了,看来是渴坏了。他一直在讲电话,无论怎么动,airPod都牢牢地嵌在耳朵里。

时尚小哥告诉我,每天晚上7点公司会分派任务,他主动要求多干点,想多赚点钱,“因为呆在家里会无聊”。前一天他工作了15个小时。这一天我们这里是他们搬的第二个地方,从中午搬到下午,之后还要再去一个地方搬家。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