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Hello World


我的办公桌

"Programmers are . . . among the most quietly influential people on the planet. As we live in a world made of software, they're the architects."  --- Thompson 'Coders'

摸索

每每提及我在非洲贫民窟遇到的患病孩子和他蓝紫色嘴唇的时候,我会流泪。看到拉美工人遭遇的照片,我会揪心。作为一个处于马斯洛人类需求层次最高阶段的人来说,这样难免听起来矫情甚至刻奇。 

我大学是人类学专业的。人类学扩展了我对于其他文化的理解和认知,巩固发展了我对于各文化平等及其存在意义的痴迷,那时候非常感兴趣研究族群自我身份认同和东方主义。后来去非洲做田野,发现隧道视野如我,还不知道有那么多受苦受难的人。然后我立志通过教育政策和发展来改变现状。结果研究生的课程非常令人失望——枯燥乏味和纸上谈兵。选了几门课之后,我转去学习国际事务,希望通过经济发展来改变世界。毕业之后进入一直梦寐以求的联合国工作,内容是为世界和平做贡献。逐步发现学习和工作的整个过程即是对西方中心主义救世主模式祛魅的过程。

在某社交媒体看到有人讲她的同事从联合国辞职转码当程序员。那个同事说“代码是一种规模化生产的方式。你花一倍时间写出的代码,能编译执行在几百个机器上,为上千上万人服务。” 那个人也觉得做了那么多事情,面对这个世界还是感到无力。 

我很幸运的尚在实习时候就接触到了网页制作的工作内容。当时用简单的html和css甚至拼凑出来了一个静态网页,挂在旧版联合国的网站上。后来找到实习和全职工作也都是因为我的专业背景、国际田野经历、和所谓的科技工作能力。

在政府机构,员工平均年龄都偏大,很多同事甚至不会用PowerPoint. 在工作中,我发现作为文科生的自己,其实逻辑还不错,肯潜心钻研新软件。如果网页制作维护的工作有不会的地方,会自己上网查或者请教其他组的同事。我做的数据可视化报告,现在还在联合国某网站上服务全世界。因为有自动化的意识,我把以前同事用Excel手动录入数据和计算经常犯错误用几个公式解决,后来还连接了数据库,数据就再也没出现过错误。我甚至还摸索出来什么样的数据会被特定的可视化设计所采纳。所以我一方面跟数据提供的各方请求特定数据格式,另一方面也学会了数据清洗。因为我负责英文网页制作内容维护,所以其他五种联合国官方语言也必须跟着英文版来做相应的变化。我统筹管理其他语言组的网页和工作人员,不仅要指导培训新网页制作的技术层面,还要催着大家更新内容,就这样竟然也粗通了项目管理。在完全无人指导和没有任何科技体系的国际组织,这样的摸索非常痛苦,但是也让我成为这个领域的所谓专家。很多不认识的同事在看了我在内部员工网站写的文章以后,还时不时给我写信求见面求指导问软件的销售联系方式。各种需要使用软件硬件的会议上,必须我出席他们才觉得安心。

一直订阅阮一峰的网络日志,记得他讲过他从科技史文科生转行前端工程师。他说现在要是从文科转行基本不可能了,因为如今连前端都进化得太复杂了——结果我后来成为了全栈工程师。我喜欢看他的网络日志,很多有趣的思考和科技改变生活的故事。

但是我从来都不知道工程师这个概念,直到遇到了熊。   

工程师即生活方式        

熊是硬件工程师,当他给我解释他的工作内容时,他说比如你每天都用的手机,看得见摸得着的和内部的电子元件电路板,就是我的工作范围;你和手机怎么在屏幕上互动,属于软件。  

如此硬核的工作,需要我在学校经常考不及格的数学物理知识。他平时喜欢琢磨一个东西是怎么制作出来的。做事情的时候,他会极其有条理。他不害怕学习新东西也不害怕解决极其艰难的问题。他的五官六感随时如天线竖起,贪婪从周遭吸取信息。听歌时候连歌手如何处理转音如何处理发音如何呼吸都摸清楚了,打台球时候怎么设计连续路线调整球位都想清楚了。他跟我周围的一遇到“科技难题”(其实无非就是如何上传照片和如何用超级用户的账号)就鸵鸟的同事很不一样。

他从小就开始写代码。中学时候老师需要单独给他开小灶考试出更难的问题,不然他用三分之一时间就做完题没事干了。我们经常开的玩笑是他要不要去转码做码农,因为赚钱多。开玩笑是因为我们都知道他永远不会因为钱去做事情或者选择一个职业。他热爱硬件,虽然可以为设置机器人写上二十几万行的代码,但是永远不想用这个爱好来换钱。我成为软件工程师之后,发现以前做过的数据相关的技能对于软件工程师来说是向下兼容。而对于他这个硬件工程师来说,他可以轻松胜任我的工作,我却很难理解他的工作。

我问熊为什么喜欢做工程师。他说技术是自己的,永远不必担心失业。不必与同事勾心斗角,只需当一个善良的好人正常人。升职是因为自己技能足够优秀。如果不喜欢这个公司,可以跳槽去其他地方。

炜晨提过一本叫Coders的书,书中作者Thompson 这样描述程序员——"Programmers are . . . among the most quietly influential people on the planet. As we live in a world made of software, they're the architects." (程序员们是在这个星球暗地里最具有影响力的人群。我们所生活的世界由软件构成,而他们构筑这些软件。)

我以前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一个职业如此适合自己。

有人说工程师对于别人来说,没有社会资源。但是我之前的所谓光环和社会资源,只是因为我是一个有着编制的联合国员工罢了。所谓的社会资源是在机场从外交礼遇通道入境,是餐桌上的谈资。自由的软件工程师可以换国家远程工作,也许你创造的软件可以真的造福那些有需要的人,不被陈旧的体制和高度政治的人际关系所束缚。这是一种生活方式。

跟以前的同事在纽约见面,她大学专业是软件工程。后来在联合国做完全跟科技不相关的工作。我和她的职业道路,产生了交集,随后置换。我们笑称现在软件工程师成了新的投行银行家和管理顾问,年轻聪明的人们开始前仆后继。连黄阿丽一开始说找她前夫的原因是他是哈佛商学院毕业的,而她现在说姑娘们要找硅谷工程师,要在半山上的豪宅里笑。我说,姑娘们,不如自己成为工程师。

对于这个职业转变最开心的人还是熊。他是我的启蒙老师。他欣赏我的上进心和野心,尽全力助我一臂之力。他坚信人是可以改变的,有成长性思维可以让任何人不断学习进步。如果说工程师的生活方式让我感觉舒适的话,那么工程师解决问题和分析问题的能力也是我欣赏并且希望自己可以拥有的。

我很喜欢写作和文学,这样的灵感是需要美,需要空白和无用,需要大脑的激发状态,需要一些灵魂出窍的时刻来滋养的。以前我会把全部灯光都关掉拉黑窗帘,闭眼沉浸听音乐。工程师的训练把悬浮的我拽到地面。甚至在日常生活中,我学会了先在网上找视频找说明文档来快速学习使用完全不会的工具。我不再害怕问题和新的挑战,学会与不确定为友,摸索找到解决方法。看一本讲编程语言的书,我可以看出作者写在每章前面那些引言的哲学内核,而又明白这些句子还恰如其分贴合技术层面的内容。我带着几种不同的思维模式来编程,觉得幸运又有趣。

我跟上一份工作的老板正式提交辞职信之前,跟她开会。她不能理解也不希望我走。她其实也是自己摸索出来一条科技工作的道路,还提出我们的网站要有accessibility,这一概念在私有网站简直是常识,但是对于政府网站来说是新鲜事。我讲如何完善文档如何更好服务同事如何改善流程的时候,她说很遗憾,这里不是科技公司也不是初创企业。

当我入职科技公司以后,我终于不再是屋子里最“聪明”的人了。冗繁的会议由最简洁的笔记替代。如果我有任何问题,同事会主动过来教我帮我。每天的standup meeting有事说事,没事大家一起玩个十分钟的游戏。我是唯一一个女生,也是唯一一个少数族裔。但我真切感受到同事间的惺惺相惜和亲切。我的经理说,我希望你能够在这里快乐的工作,我的责任就是能让你快乐工作。那么多轮面试我的那几个工程师,现在都成了我的同事。因为我的面试表现,他们选择我成为他们的一员,英雄不问出路。当我在一小时内做出核心逻辑之后,考官很震惊,很直接诚实地告诉我,本以为我不是科班出身做不出来这么难的题,他面试过的人也很少能做到这一步,说我一定是班上最聪明的孩子吧。我热泪盈眶。

我可爱的同事们给我发消息,说我们怎么才能酷到成为你的朋友?你的人生太精彩了。可是我觉得他们才酷,淡定解决bug,从无到有的创造。我也感恩,能在有限的人生中体验不同的道路和职业。

很荒谬的是,这样的温暖在推动所谓国际和平和发展的国际组织里罕有。

这些就是我离开的原因。我选择了新的生活方式。

抵达和丢弃

哈金说过,家乡和家是两个概念。“家乡是父母或祖辈的家。但因为我们长大后,都必须离开去建立自己的家。家是随着我们个人走的,并不是说你有个源头,那不重要了。而家乡是指原籍。我们的生活质量等等,跟原籍没什么关系,家才是自己创造的。” 他认为落叶归根是保守的想法,“离开一个地方,更重要的因素或目的,并不是要回归,而是要抵达,那是另一层意思:你必须要抵达。” 

对于抵达,如果引申到职业选择和发展,其实与我之前发到豆瓣上的一个广播的内核很一致。那条广播是关于找到自己的路和心灵故乡。所谓的起点和你现在所在的地方并不能定义你也不合适你。你也许在“家乡”格格不入,你自己建立抵达的家才是你的宁静所在。

我在朋友圈上发了公司宣传新员工给我做的照片,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和软件工程师。很多以前的同学给我点赞,他们给我留言,为我开心又觉得有点惊讶。“这跨度好大啊!” “你不是文科生吗?” “从联合国到科技公司?” “软件工程师?这个太厉害了。” 我的老友们的留言让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我有一个很酷的妈妈。无论我讲我有什么神奇的梦想,她都鼓励我。高中时候我去参观纽约联合国总部,回来告诉她,我要去那里工作。这是一个坚定的梦想,我逢人便讲。妈妈的同学听了,偷偷告诉她,别告诉孩子,那里怎么能是我们这些一般人可以去的地方。后来我妈妈专门给他发了一张我站在总部办公大楼的照片,在这栋楼上有我的办公室。再后来我告诉妈妈,我要做工程师了,软件工程师其实一开始都是女生啊,虽然全世界只有百分之五的女性做软件工程师。她信任我,觉得我做什么都能成功。初中时候数学不及格,数学老师告诉我妈妈我大概有点慢。她从没告诉过我这句话,她像从没听过这句话一样,告诉我我是最聪明的,我只要想要做到一件事,肯定能够做到。后来这个接力棒递到熊手上,他每天都要告诉我,我是最聪明的。他们那么爱我相信我。

所以我在实现一个梦想之后,可以继续上路去实现下一个梦想。我来过,我见过,我去征服。

有多少人可以那么幸运,从人生一开始就有很多不同经历的浸淫和机会,然后不费吹灰之力找到自己的道路呢。 我们这些彷徨者,勇敢前行,丢弃拥有的一切,上路,直到抵达一直寻找的家园。








Comments

  1. 真的很厉害很厉害。而且转变也是翻天覆地的那种,我最触动的是说当初在联合国应有的融合和温暖反而在现在的公司里面达到了,真的是永远不知道想要的东西会落在哪里,用什么样的方式出现。这样的人生写成书也会是跌宕起伏,很有挑战的书。也感慨现在工作机会能让很多人拥有不同的可能性,去永远探索自己,感觉比以前年代的人更多的机会活成几种不同的人生。

    这句话好有共鸣:“他说技术是自己的,永远不必担心失业。不必与同事勾心斗角,只需当一个善良的好人正常人。升职是因为自己技能足够优秀。如果不喜欢这个公司,可以跳槽去其他地方。” 技术能够给我们保留做人底线,至少可以选择做一个简单善良的人。。。最近公司里面遇到了的同事给我刷新三观,每天都在自我开导和寻求建议。。。

    每次读友邻的文章,都让我了解到很多不同的可能性,世界真的好大,生命也是多姿多彩。好开心能够看到新文章一直出来。能想象最近定居加州+安顿下来需要花费的时间精力。祝一切顺利!!

    ReplyDelete
    Replies
    1. 阿捷赫:多谢cosmos! 哈哈有趣的是我妈妈也让我写书,讲自己的故事。但我总觉得不够格。今天突然有感而发想要分享一下这段时间的经历。我喜欢工程师这种生活方式的简单直接和工作内容难。这样筛选下来确实可以让我们保留底线,较少政治。世界真大,我们要随心所欲来探索。希望某天在南加州见到你!也祝你一切顺利!!

      Delete
    2. 肯定有机会的!我一直都在南加州这边,偶尔也会开车过去北加州的:))幸亏你写出来了我们才能看到,完全没有觉得:不够格,反而是觉得,很少有人有这样独特的经历才是。要是不写下来,就永远没办法知道了。很感谢分享!

      Delete
  2. 阿捷赫公主你好呀!我是从豆瓣开始关注你的,后来你离开豆瓣之际有加你的微信给你打招呼说很开心在网路上认识你,很佩服你的跨国移动能力+多技能+多语言:)恭喜你换到了新的career path!!同为文科生的我觉得bravo!现在回想起来你之前有发自己看java书分享的感悟,一直玩code war。一定是花费了很多宝贵的精力才得偿所愿吧。我上大学念英语专业才读到growth mindset这本原著,十八岁之前一直被贴标签我脑子根本就不适合学数学,被数学老师们当众羞辱。我被认为英语好只不过是我把逃避数学的时间都花在英语上罢了。回想起来我高中同桌,一个普男,时常都要问我数学问题,从小却没人给他洗脑你天生不擅长数学。我现在开始重新学初中数学啦,用英语学!我也真的很喜欢工程师的生活和号思维方式!

    ReplyDelete
    Replies
    1. 阿捷赫:Sherry你好!太开心豆瓣的友邻找到我。学习加油!我觉得很多时候基础数学真的有用。我们小时候家长也觉得女生不必学理工科,也没有刻意从这方面培养。所以在学校我们对于数学思维是陌生的。还有学校老师对于女生的偏见,本来这些理科老师自己也是女性。
      最近开始看一本叫 Coders的书,亚马逊最高赞的评论说女性为什么一直被排除于理工科和工程学之外。一开始美国的程序员都是女生,那时候编程比现在难太多,但是这些女性都胜任了。最近韩国围棋女选手战胜世界排名前三的男选手,男选手当众打自己的脸,女选手淡定吃香蕉。而女选手最近才崛起不是因为女生的智商不如男生,而是她们可以跟着最近才开始有的AI练习棋艺。而之前没有AI只能跟男生练习,收到质疑和羞辱洗脑,很多女生都放弃了。
      开心你加我微信。请问你的微信名是哪一个? 我没有找到sherry.
      祝你一切顺利!

      Delete
    2. 谢谢你的认真回复!从海马星球的启蒙,不消费主义者丁红,到世界水手阿捷赫公主;) 网路上了解到的女性故事真的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我开始懂得在拆那生而为女的真相和希望。我的微信名字叫 Layla。今年毕业开始工作啦,由于sherry这个名字有同事在用,我被迫改名成打工版layla;(

      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